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546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屍變危機下的逃命旅程,談《屍速列車》(劇情雷)


故事運用場景移至韓國首爾,國情不同,和歐美活屍片產生了區別。首先是沒有唾手可得的槍械,劇中出現了徒手防衛和以球棒反擊的片段,再來是多數的劇情發生於以釜山為終點站的高速行駛列車中,戰鬥時間較短,因此未出現活屍片中常見的購物中心或百貨公司這種食物、醫療用品的補給站。

列車上充斥危險,但停靠的各站概況不明,下車恐怖也不是個好選擇。看慣了歐美的活屍片,在觀賞同類型的影片時,反而會特別關注感染途徑、喪屍的行動速度、思考力,以及制衡方法。

以長相來說,這部喪屍的容貌還算典雅,除了眼睛翻白混濁、身上冒出青筋,再來就是確認感染造成的肢體不自然扭曲。不管是軍人駐紮的那站,或途中因鐵路前方出現障礙物,逼不得已只好撤換列車搭乘那段,行動力恐怕是活著時能跑多快,變成喪屍就能跑多快,不過拿喪屍和抱著孩子的爸爸、孕婦相比,好像稍嫌缺乏公平性。再來,穿西裝、皮鞋的爸爸和大叔,似乎跑贏棒球隊的球員,腎上腺素開到最高,果然有不得了的潛力。另外,這片的喪屍缺乏思考和進化能力,如不會開門,僅倚靠本能攻擊活人。

至於制衡方法,除了在玻璃貼上沾水的報紙、用滅火器噴成霧面,防止喪屍因「看見」活人而攻擊,其餘的對應措施屬於急中生智。大叔接到太太電話,決心穿越數個危險的車廂,和主角爸爸、棒球隊員前往營救,當時的分工著實令人心驚,不能再多想個戰友淪陷時的因應方案嗎?喪屍們只要看不見便不會攻擊人類,因此經過隧道產生的黑暗,讓牠們改以「聽覺」行動,造就以球棒敲擊行李架和用手機鈴聲引開喪屍的行動策略。流浪漢在大田車站為求救主角爸爸一命,將衣服覆蓋在喪屍頭上,也是神來一筆。

原本列車是安全無虞的,起因在於一名受到感染的年輕女性在發車前一刻跳上車,並因發病啃咬女乘務員而擴散。這類災難片當中,通常會有為求保命的自私人類,也有為了保護心愛的人而奮不顧身者,不過最特別的大概是成長的主角爸爸。

自私自利者以客運公司的營運長為最,他希望活命見母親一面,抓了乘務員和女高中生當肉盾,另外由於說話較有影響力,甚至代替第15節車廂的多數人做出殘酷的決議──將拚死從第9節車廂前往營救第13節車廂間廁所的所有倖存者,趕出安全的車廂外──決定源自於對死亡的深層恐懼、以及對於活命的信念,說實話也很難非難他。

守護心愛妻子的大叔,外表看似粗獷無禮,實際上是個溫柔體貼的男子。即使身陷險境,也沒有拋下他人逃命,總是勇敢地站在最前線阻擋戰況變惡劣,如奮力鎖上車站玻璃門、死守即將被喪屍拉開的列車玻璃門,最後在壯烈犧牲前想好未出世的女兒之名。而片中的孕婦體能和意志力高人一等,幾度懷疑她即將產子,卻還能一路向前奔馳,應可名列活屍片史上最強孕婦。

至於主角爸爸擔任一名證券公司的基金經理人,因忙於工作而疏於經營家庭和感情,性格塑造顯然較為護己,但他在面對災難時,被女兒的言語當頭棒喝(因為自私而造成媽媽離開)、被大叔所體諒(女兒長大後會明白爸爸的作為)、女兒在大田車站被大叔夫妻營救(即使他曾狠心不開啟車廂玻璃門,差點致大叔和孕婦於死地)、他幾乎敗給喪屍時被流浪漢所救,種種過程使得潛藏的惻隱之心被啟動,是片中難得成長的人物之一,而轉折的行動同時翻轉了他的負面形象。小女孩從一而終都是善良的存在,不管是讓座給老奶奶、詢問爸爸手機另一頭的奶奶情況、想告訴大家不要往車站主廣場走去、責備自己不該要求前往釜山找媽媽等,各個情節都顯現她是個替他人著想的好孩子。

除了上述人物,婆婆妹妹理解了姊姊畢生樂於助人的心情,轉而開車廂門讓喪失入侵,棒球隊員和啦啦隊長的情誼也很細膩,再來是四處被嫌棄、只求自保的流浪漢被孕婦救上車,行有餘力幫助了主角爸爸逃難,善良的他最後也果敢地奉獻性命。在喪屍橫行的大架構外,幾條故事線都處理得非常細緻,也許由於片中的人物都是小市民,並沒有聯繫網絡強烈的政治高官、生技公司成員、員警等,戰鬥力相對薄弱而更貼近觀眾心理,而人性的光輝面始終未曾中斷,也足使大眾動容。

電影未竟之處包含病毒如何從其他生物感染給人類、未點明喪屍的致命弱點。即使最末隧道處能察覺被炸的喪屍有「死亡」的可能性,而大叔、主角爸爸和棒球球員也曾擊打喪屍,但都沒有個明確完結其活動的方法。這場屍變危機下的逃命旅程,最後在筋疲力盡的小女孩歌聲中落幕,前後呼應,使結尾留下一絲的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