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712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血色十字架》推薦文

心中所記、腦中所憶,似乎僅是如此罷了。 有些書的內容一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機會撞見,但一些梗概卻可能在關鍵字被挑起時又彈跳而出。是否會在多年以後,凝視海灘想起凱辛腳拇指的軟肉被魚鉤刺入的景象;抑或是經過一幢幢飯店憶起凱辛童年跟隨母親的腳步;或者是在街道上,不經意遇見有如歪斜十字架背影的男人;還是在情緒苦悶之時,也想躲避至避風港般的故鄉小城? 凱辛是名重案組的資深警察,於歷劫歸來後,被調回鄉間的濱海城市,管理著一間小小的警局,其恬適、安靜程度形同放假。相較於基礎的背景安排,凱辛自身夾帶的情緒和飄散出的氣息卻與此大相逕庭,他和兩隻忠心耿耿的狗兒共同越過大片的荒野,回到形似廢墟般的老屋,為求整理老磚造屋樓而購得了一批老紅磚,被譏諷為「又來了個凱辛家的瘋子」。修復老屋在尋常人看來不過是自暴自棄又多此一舉的行動,但行為是外顯的,投射至內在卻也反映凱辛潛在內心欲重建破損且被自身放逐的自己。 失意的、歉疚的、孤寂的味道環伺著凱辛,猶如鋸齒入木般強烈。 然而鄉村老城克羅馬提突然其來的一樁富翁被襲擊的案件卻讓這座宛若平靜無波的地方大展波瀾。為了奪得一只名錶,有必要如此大費周章嗎?疑點重重的案件,嫌疑犯為三名來自原住民區的青少年,而與其說是他們有罪,不如說那是符合眾人期望,有著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指定對象。 照看著如此的都邑,毋寧說是生病了吧,而老翁的事件也不過是開端而已。看似靜默和諧的社會,隱含著權力鬥爭、種族紛爭、警界腐敗等問題。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面對挫敗,硬漢終究只是個平凡人,他沒有古典時代偵探的意氣風發,也沒有靈光乍現即能破案的主角威能,更沒有悠然高貴的社會地位。苟活在被文明侵襲的鄉下,偷生於環繞正義與犯罪之地,背負著自身罪衍的十字架,他聞見的是滿目瘡痍、物換星移的景貌;我們僅是一次性的窺探他的人生,那也只是他一次生命經歷的過程,而他卻經由讀者的反覆翻閱,一再地重生和經歷苦痛,使得疼痛和寂然一再重演。 活在時代的滾輪裡,白衣蒼狗多翻覆,滄海桑田幾變更,歷盡滄桑的重案組警探,凱辛不會是第一人,也不會是最後一人。他秉持著鍥而不捨的精神追緝案件,明明憤世嫉俗、悲天憫人,卻顯得與人無患,與世無爭;作者彼得.譚波不愧是首屈一指的推理犯罪類型文學作家,他以冷冽且嘲諷的語氣、溫順而精簡之詞句,帶出警、政與媒體間的糾纏牽連,掘發真相的同時,亦讓人性的懦弱與腐朽澄澈透白。 由裡到外堅不可摧的硬漢傳統被後世作家繼承以後,不僅只是將凡人偵探置入混濁黑暗的環境之中,也不一定給予他伶牙俐嘴的才幹,以及由於出言不遜而總是被揍而不死的九命怪貓身軀;往後我們所看見的,往往只是創傷而內斂的硬漢形象,質樸守正,不屈不撓。凱辛不需要多做佯裝,於工作、於愛情、於家庭之間,似乎皆是挫敗者的角色,沒有值得誇耀的事蹟,沒有與之相稱的榮耀、驕傲,曾受重傷的主角會再度頹然傾倒,還是昂然挺立且傲視著腐壞的世界? 無處不在的清冷、無所不侵的蕭索,在書頁翻閱間滾燙,在人名流逝後顯現。我們自《血色十字架》窺伺澳洲社會的冷色,多歷年世後,刻印於心田的會是怎樣的顏色?午後的陽光斜射入書房,幻想著一座老磚造屋樓,伴隨著屋外幾聲狗吠,卻好似有著寂寞冷清的惆悵。 (本文為彼得.譚波《血色十字架》一書推薦文,麥慧芬譯,馬可孛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