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6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簡單犯罪》讀後感

本書除了提起《郵差總按兩次鈴》(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一書,也不斷地提及詹姆士.凱因(James M. Cain)的《雙重保險》(Double Indemnity,遠流出版社譯為《雙重理賠》),致敬意味頗為濃厚。先遑論後代評論家之觀點,詹姆士.凱因在世時對於其著作被分類之事並不以為然,但其作品於當時確實被視為冷硬派的前驅之作,並透露著人們內心潛藏的慾望和糜爛。 亞當.李偷情回家發現妻子瑞秋被發展遲緩的兒子亞伯所殺,自父親手中繼承巨大遺產的妻子原本便將遺產預留給兒子,但因兒子毫無行為能力,遺產等同由父親繼承,妻子到底是被未有行為能力的兒子所滅,還是另有隱情? 《郵差總按兩次鈴》有著偷情的情節,而《雙重保險》內容則描述一對男女詐領保險金的過程;作者格蘭.哲金斯於《簡單犯罪》中企圖重現詹姆士.凱因一脈的冷情風采,卻又加上神來一筆的創意將先前的伏筆用上,使結局出乎意料,令人大呼過癮。唯一較為可惜的是,蛇蠍美人的厲害之處在此沒被完全展現,反而有淪為配角之嫌,另外是科學鑑識在此書中化為無物。 從相識、相戀到步入婚姻的墳墓,和瑞秋的病態行徑相比,亞當.李一再放任縱容、委曲求全,似乎有著懦弱之態;無論是瑞秋自殘的行為、亞當不安分的心態和舉止、他們產下日後具有暴力因子的兒子,皆不停地走在歪曲的路上。亞當和薇歐蕾的關係回應《郵差總按兩次鈴》一書,既明示情夫到訪,同時難逃既定的命運,只是結尾揭露時,又有另一番的解釋和意義。 亞當的兄長莫提是一位意氣風發的亞特蘭大首席律師,由他替自己的親弟打官司,可說是無往不利吧。藉由亞當的坦白,我們得以窺探這對自幼失去雙親的兄弟間扭曲的手足之情,以及莫提的真實性格;於案件纏訟之時,精彩的法庭戲外,穿插報章報導及相關人員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 《雙重保險》內曾提及謀殺三要素,一是幫手,二是時間、地點和道路,最後一個則為大膽,本書中幾乎囊括了所有要件。當你以為掌握了重要的劇情發展,卻未曾料想到真正的走向,原因在於全書中外表看似正常的人們,其實皆擁有一顆扭曲的心,他們不光明磊落,具備隱藏性格,而這不健康、不正常的一面,往往導致了始料未及的結果。 既然有亞當,那說好的夏娃在哪?既然有亞伯,那應該要有的該隱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