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67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神祕微笑》推薦序

主打心理驚悚,選取「我」當成發聲角色,往往易使讀者身歷其境,落入有限的視角和知覺當中。除了直接體驗角色個人的心境和感受以外,由於第一人稱對於外在事物的未知而形成猶疑不安的情緒狀態,如此心緒又更加深對於即將發生之事的難以捉摸感,這類不確定引發不舒坦的因子,形塑出使人腎上腺素激增的氣氛。
 
以氛圍作為故事鋪陳的主軸,於推理小說的次類型內,大致上可區分為懸疑(Suspense)和驚悚(Thriller)兩大系統。前者的氣氛具備引領作用,有不斷吸引讀者繼續閱讀的魔力,通常於故事的發端會出現詭異離奇的人事物,主角往往因為某些因素和其脫離不了關係,有時甚至被迫成為事件的解決者,必須面臨毫無預期的挑戰,也可能深陷危險之中,直至事情終結和恢復一定程度的生活秩序為止。後者強調的則是強烈的閱讀節奏感和高潮迭起的劇情,運用突如其來的轉折製造意外性,引起膽戰心驚之感,伴隨情節迂迴曲折,使讀者緊張的情緒累積至最高點,結尾再投入一顆震撼彈,以爆破式、逆轉性的結果讓讀者緊繃的心情全部排開。擁有如此特質,懸疑和驚悚小說成為強大的推理小說閱讀勢力並不難想見。
 
《神祕微笑》一書巧妙地融合上述二者的特色,滿是懸念,又不時令人毛骨悚然。挾帶著濃厚的懸疑感,有點驚悚,有點恐怖;第一主角總是充斥惶惶不安的心情,她對周遭接連發生的事件充滿疑慮,試圖探查,卻又四處碰壁。
 
全書構想不甚複雜,人物設定簡單,劇情也幾近單純,內容描述獨居的米蘭達認為自己的隱私被侵犯而輕率結束一段連花苞都還沒長好的戀情,不料這名男子旋即以姊姊凱莉男友的身分,再度回歸米蘭達的生命。詭譎的是,對方宣稱是他主動向米蘭達提出分手要求且二人之間和平落幕,之後有意無意的言語騷擾和突如其來的肢體碰觸,逐漸造成米蘭達內心恐懼和行為掙扎。

整體小說的層次安排形塑出兩道重要的謎面,令讀者隨之搖擺不定。一是米蘭達生活周圍出現的大小怪事,是否真是布藍登所為,又或者犯罪者另有其人?二是順應書中發展,當米蘭達身旁的家人和朋友都一一被布藍登收服,他到底是一名表裡不一的變態,或者更殘忍的事實是女主角本身罹患精神疾病?

妮基.法蘭齊採取第一人稱視角,娓娓道來此類發生於日常的驚悚故事特別有說服力。箇中巧妙就在於「平常」,這種一般性的力量反而締造出意料不到的親近感。

作者創造的故事主軸人物是生活在你我周圍的平凡女性,而比起作者先前形塑的主角性格,米蘭達有著別緻精巧的小小夢想,和家人的關係普通,個性沒那麼積極進取,在表達自我想法上顯得怯懦膽小許多,當她不斷尋覓一段又一段戀情,卻讓她的寂寞更加綿延,似乎相當缺乏愛。小說情節發生於都會地區,背景是我們平日可以觸及之地,而非荒郊野外,那麼恐怖之處便不會是不熟悉的地域或不明怪物,而是單純的出現於已知區域內的人際風景和始料未及的風暴。種種的人事物都不再距離我們很遙遠,也不甚夢幻,反而是很簡單的日常之事,平易近人的題材容易引起讀者共鳴,產生巨大的認同感。

書中帶給我們熟悉的體驗,但又隱隱約約令人懷疑哪裡不太對勁。

總而言之,全書發端相當神祕,情節推進之間多有轉折,角色性格立體鮮明,人際互動時有衝突,中途過程布滿緊張慌亂的氣息,最末又有急轉直下的結局。於流暢的文字描繪和巧妙的布局中,一口氣閱畢,頗有淋漓盡致、大呼過癮的暢快。

(原文載於《神祕微笑》一書,妮基.法蘭齊著,謝佩妏譯,臉譜2013年01月29日初版一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