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7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伊坂幸太郎座談簽書會.台南場側記

門口掛有小海報,標記伊坂幸太郎座談簽書會要前往二樓。一進門,裡面的擺設挺有趣的,本想四處亂看,不過由於時間不充裕,工作人員熱切地提醒我們趕緊拿著入場券上樓。經過櫃檯工作人員的蓋章認證,我們迅速按照號碼入座,當時現場已幾乎坐滿,原來已經一點50分啦,其實還滿感動大家能為了喜歡的推理作家和自身權益準時且安靜地等待;angeny16號,我是46號,於是如同行前的玩笑,我果然只能望著她的背影。

獨步文化給予讀者入場資格的方式有三種,首先是寄送《SOS之猿》書後回函抽獎,北中南各取45名,再來是500字以上的《SOS之猿》心得徵選,北中南各取五名,最後是PTTDetective看板的快問快答活動得分最高者,僅取一名,可任選場次。抱持著對於「撕書」的不忍,加上自己從來沒有抽獎的好運氣,一開始便放棄第一波的方式;而我個人對於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也沒有熟稔到有辦法參與快問快答拔得頭籌,唯一能鎖定的便是第二波的心得徵選了。這時應該要感謝獨步抽中angeny,讓我在遲遲不知如何動筆而幾近放棄的心態中,因為得知認識的朋友被抽中而興起「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情懷。不對,說到底還是感謝伊坂幸太郎願意來台舉辦簽書座談會活動,而出版社也細心安排。啊,算了啦,這段只是要表達能獲得入場資格很開心而已,其他內心戲都不是重點。

如果把活動場地比擬為一輛公車的話,我被安排的位置就像是緊急煞車以後,沒有繫上安全帶便會一路衝至司機旁的乘客,因為想著這件事而暗自竊笑,在獨步文化主編張麗嫺小姐透過麥克風傳遞的冷靜語調下才赫然回到現實。

(以下記述僅靠微薄的筆記和不可靠的記憶寫成,還請指正。)

各位都是背負著兩、三個人的怨念才來到現場。2008年時,獨步由於製作《謎詭4》而訪問伊坂幸太郎,當時曾邀請老師來台,但因種種原因,老師並未應允。由於老師害怕上百人的大場子,先前也僅於日本舉辦過一場50人的簽書會,出版社詢問能否安排約30位左右的人次,舉辦小型、溫馨的活動;鮮少曝光的老師幾經思考後,希望不要有現場直播,也不要拍照和攝影,但活動人數可提升至50位,因此造就我們今日所見的活動。

意外的是,老師是以台語版的自我介紹登場的:「打給賀,哇係伊坂幸太郎。(大家好,我是伊坂幸太郎驚豔全場。聽說台北場的中文自介是出版社逼迫老師學了很久的成果,令人不禁打趣地在心中想像出版社這回到底是如何脅迫老師就範的。

台南場的與談人是米果,她很喜歡伊坂幸太郎,也曾多次於博客來OKAPI專欄發表相關文章,她一身淡色且簡便的服裝配上夾腳拖鞋,讓人感覺很自在,另外主持人強調伊坂幸太郎中午吃了好吃的食物,放鬆許多,應該不會那麼緊張──這件事將在讀者排隊簽書、曲辰串場爆料中瓦解。當米果詢問伊坂這幾日至台灣的感想,他以中文緩緩回答:「好熱,好緊張,以上。」語法很可愛,也很貼近我們的生活,全場為之爆笑。

伊坂幸太郎寫小說是為了自己,而他並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很擔心且在意自己的作品翻譯來台,會不會造成閱讀者不開心。說故事的方式、劇情進展和架構是老師很感興趣之處,「猴子」、「孫悟空」和「驅魔師」三元素屬於虛構的世界,伊坂希望各元素之間彼此能在現實連結而成就《SOS之猿》一書,可惜日本讀者似乎不明白架構而表示看不懂。老師認為缺乏幽默元素會使作品很無聊,比如五十嵐大介是個認真嚴肅的角色,一些日本人喝醉酒會在頭頂上綁領帶,因此老師希望讓他搞笑一下而讓他在頭上綁領帶。日本通常先出版單行本,三年後再出版文庫本,這段情節是後來才加入的。

米果接著詢問《蚱蜢》、《瓢蟲》內的角色設計,像蜜柑熱愛文學,檸檬喜歡湯瑪士小火車等,這些殺手如同神話中的人物設定,是否具備什麼意義?當初老師創作殺手系列的意念在於坊間的漫畫已經有很多殺手角色,他只是想要創造出和他們不同類型的殺手,像是這次到台灣腳底按摩覺得很痛,在想要是殺手是腳底按摩師也不錯,而至於會寫湯瑪士小火車只是因為他只熟悉這個。現場聽聞又發出一陣笑聲。

以《某王者》為例,劇情有提及日本職棒,但米果認為伊坂幸太郎不是台灣人,卻寫出了和台灣職棒一樣的情況,問他是否對棒球有興趣?伊坂幸太郎老實回答他個人對棒球不太感興趣,日本足球風行以前便有發展棒球,寫棒球的題材只是想和他人不同。他對於台灣職棒沒有研究,要是有研究,搞不好就寫不出這樣的小說,但現在反而要擔心因為小說內容和職棒內幕有關而被暗殺。

伊坂的小說角色之間對話很多,文字量也很大,如《摩登時代》。老師心中有許多不同的想法,而小說中不同人物所說的話實際上是心中看法角力的結果;比如今天老師到一家店家,店家服務態度不好,他心中的一個聲音會認為對方很可惡,但另一個聲音會認為也許店員昨天經歷什麼事情導致他如此,但隨即又想,身為店員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顧客呢?小說中出現的大量文字,實際上是老師心中的自我對話及想法溝通。

關於個人作品被改編為電影的想法,伊坂創作小說是希望能寫出電影拍不出的作品,認為電影未必要和原著一樣,但若是能拍出很棒的電影作品,那老師也會很開心。至於自己的作品被改編成電影時,即使知道有什麼演員演戲,也不會到片場關心和干涉,而老師性格低調害羞,未曾想過在電影中尬上一腳。
接下來開放讀者提問,讀者陸陸續續提出一些問題請老師解答。
 
問:老師的一些作品內都有提到音樂和歌曲,如《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想請問老師是否有特別喜歡的樂團和歌手?

喜歡的很多,《Golden Slumbers》裡面有披頭四,但如果只講這個又讓人以為我只喜歡披頭四,其實喜歡的真的很多很多。
 
由於提及音樂,米果靈機一動而提問:據說老師曾在聽到齊藤和義的一首歌時,想著「我要辭職回家寫作」是真的嗎?伊坂驚呼:「妳也知道得太詳細了吧!」全場發出笑聲。主編有補充齊藤和義是日劇《家政婦女王》主題曲的作詞作曲者,老師聽聞大家知道齊藤和義,連忙說要寫mail告訴對方這件事,同時徐徐解釋這段過程:當時老師邊上班邊寫作,正在寫《重力小丑》的老師搭公車聽音樂時,聽到有句歌詞說:「你現在走的道路會讓你很懷念。」由於工作的緣故,無法專心寫作,他在心中想著要是再這樣下去,這條道路肯定不會讓他懷念。於是回家詢問太太可否離職、專心在家寫作,可能那時候太太心情很好,竟然一口答應。因此對於伊坂而言,齊藤和義是讓他能成為專職作家的恩人。

有日老師收到邀請,希望能幫齊藤和義的曲子填詞,他非常欣喜,不料太太出口表示伊坂對作詞是外行,基於會搞砸的理由,希望他拒絕。雖然伊坂很想把握難得的機會,但聽了太太的話也只能以「自己是作家,不會作詞」為由,黯然回絕對方的邀請,倒是之後他寫了〈
Fish Story〉那篇故事,齊藤和義從中擷取小說中的詞語作為《一首PUNK歌救地球》電影主題曲的歌詞。
 
二、寫不出小說時,老師做什麼事情排解心情?

寫作對老師來說不是很困難,但也沒那麼輕鬆,寫不出來這件事情一直是老師的困擾,但因為沒有什麼興趣,只能看看電影。之後又重述寫不出內容是常有的事,但不知道怎麼排解而困擾。
 
三、老師的故事當中常出現大量的人物和伏筆,並讓部分角色在不同的作品中登場,是如何安排某個角色何時出現的呢?

以自己為例,伊坂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但對別人而言,他卻只是別人的配角;小說當中的人物也是如此,老師希望作品之間是彼此連結在一起的,像《奧杜邦的祈禱》中有會講話的稻草人,在《Lush Life》中出現也是這個緣故,他期望能塑造出這是真實的感覺,而不只是單一作品才有。

只是沒料到後來讀者把某些角色出現在某些書上當成謎題一樣找尋,他非常不樂見這種情況,因此有陣子不願意這樣創作,直至最近才又恢復讓過往登場的角色於新書上串場。而黑澤對於伊坂幸太郎而言,是個可以幫助他的角色,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很放心。
 
四、提問讀者在甫接觸伊坂幸太郎的作品時,被書腰上的「愛與和平的好青年」給吸引,想詢問老師本人真的是愛與和平的好青年嗎?

伊坂的第一個反應是「愛與和平是誰幫我寫的」?主編回應文案是已經離職的總編輯當時閱讀完伊坂作品的想法,因此僅知道是她的個人感想,無法代替對方回答。伊坂並不知道台灣以「愛與和平的好青年」的標語宣傳自己,也不曉得出版社私下喊他「好青年」,不過作者本人相當愛好和平,應該是個好青年沒錯。他所創造的小說內容有一點脫離現實,大概是五公分的距離,經過這次訪談之後,出版社應該會因為對伊坂的印象改變而變更書腰上的文句吧!
 
五、《SOS之猿》是連載的作品,老師連載時會注意讀者反應或在當期連載結束時留下懸念嗎?

老師習慣先在腦中構思好故事再下筆,不太喜歡連載的方式。像《SOS之猿》也是腦中構想到一半才到報紙連載刊登,剛開始還會有讀者表示有在看老師的連載,但後來漸漸地卻連一點聲音也沒有,讓伊坂很後悔連載作品。
 
六、提問讀者很在意《瓢蟲》內的王子慧的惡行惡狀,但對於結尾開放又隱晦而感到不滿足,想詢問老師撰寫時有設想過結局,還是就如同書籍所表現出來的那樣?

王子慧是令人畏懼的存在,也是很不受歡迎的角色,作者推測讀者在閱讀時,可能就曾揣想過他的結局,而作者本人給予的結局卻是是曖昧不清的,有的讀者也反映不滿意結尾。如同先前所提到,日本單行本出版後三年才出文庫本,因此文庫本對此有所改動。
 
七、老師的作品中似乎總是在尋找答案,如果有一天找到了答案,是否會寫在作品內?

伊坂對於自己將恐懼又不了解的事情寫在作品上而感到不可思議,但他認為這就是小說的魅力所在。至於找到答案是否會把它寫在作品中的提問,就好像伊坂成立一個宗教,而他自己變成教主,因此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簽書時間則由曲辰串場,主編則適時地提醒和說明,據說台南場的參與者異常安靜,不僅簽書速度很快,甚至在提問時也不太會先對老師來段落落長的告白,只有最後一句是問題。即便這樣講,簽書速度依然很快,大概是看不下去,曲辰直接說翻譯就是要這樣用的,鼓勵大家簽書時多跟老師講話。而即使今天是最後一場活動,伊坂依然很緊張,在前一日的台中場座談會前,老師上了兩次廁所,今日活動開始前卻上了三次,果然個人緊張不是旁人說了就算。
現場立即進行一些調查,包含最喜歡哪本伊坂幸太郎作品、參與活動的讀者來處為何和年齡層分佈、現場人員最多買幾本書抽獎等。由於也是最後一場,因此調查過後能聽聞前面場次的經驗,甚至有讀者前一天表示要拿《魔王》參與遊行示威,非常有象徵性。

曲辰表示他為了伊坂幸太郎來台而苦心背了年表,最後完全沒派上用場,之後依照出版順序詢問大家最喜歡哪本作品。我當時認定《Lush Life》和《Golden Slumbers》同票,不知道是分心,還是因為很喜歡後者的緣故,不過曲辰說最高票是《Lush Life》,那大概是我一時閃神了。

SOS之猿》一票也沒拿到,但現場多數讀者卻拿了這本書來簽名,主編對這個現象感到疑惑,曲辰提出個人的解釋是:《SOS之猿》是新出版的書,剛好放在書櫃上,一拿就有,其他書還要找啊。

現場讀者的年紀最多在2025歲的區間,第二高是2530歲之間,20歲以下和30歲以上少了些,而台中場有位60歲的參與者。參與台南場的人以台南和高雄人數居冠,最遠的縣市到台中,不過我想原住家和就讀學校在何處也會影響調查。至於台南場有兩位讀者買了四本書寄回函抽獎,而台北場甚至有購買五本跟其他讀者海拚者。因為老師很擔心有人購買多本書,卻沒有被抽中,因此主辦者要求讀者簽書時,能向老師說明一下,讓伊坂放心。

伊坂在誠品敦南店拍攝東野圭吾作品的陳列,而台中場詢問大家最喜歡伊坂幸太郎的哪部作品,他居然說:「東野圭吾的也可以。」真是好笑。由於老師喜歡音樂,出版社也帶老師前往音樂館選購,最後入手王菲精選、張雨生「口是心非」、五月天最新專輯和地下樂團透明雜誌、Doodle專輯各一張;伊坂晚上休息時,聽了透明雜誌的歌曲覺得很喜歡,卻很遺憾他們在日本演唱,而自己剛好在台灣。

另外一個比較有趣的話題是伊坂搭機來台時,由於時間緊迫而需要隨即前往參與記者會,因此出版社提供三明治給他果腹,伊坂看著三明治內的有討厭小黃瓜而猶豫,但想到已經辛苦來台,還是克服困難吃掉了。因為我也非常不喜歡小黃瓜,完全可以明白這種心情,而中午吃的米糕內居然有可怕的醃小黃瓜,真是太可惡了。

曲辰也分享以前參與日本活動的見聞,伊坂幸太郎先前在日本唯一舉辦過一場的簽書會,實際上是推理作家協會60週年紀念活動,像道尾秀介、櫻庭一樹都只簽30位,伊坂卻簽了50位,不知道他到底欠協會多少錢?當時有女性讀者一把將錢丟在桌上,不顧一切衝去找伊坂簽名,不知道是不是那次經驗嚇到他,導致他之後都不再參加類似活動?

台中場甚至還有讀者詢問現場工作人員:伊坂剛用的杯子是哪一個?意圖不明,令人驚恐。伊坂本人最喜歡的角色是黑澤,第二名則是陣內;如果小說內出現在角落很安靜的角色,也許是老師自身的投射,但因為是小說,不太可能有這種人物。有隱約聽到伊坂幸太郎在記者會上將出版社贈送的孫悟空玩偶套在手上玩,還借玩偶之口自我介紹,我果然想著待會要簽名而分心了。

現場還有人提問獨步下一個想要邀請的作家是誰?主編回答可能是宮部美幸,不過要克服的困難是宮部很難得出遠門,對於飛機有恐懼症,除非她願意搭船。主編有問是否有期待邀請什麼作家?現場有讀者希望能再度邀請乙一來台,我在心中想的是三津田信三和道尾秀介。

簽書時,引導的短髮俏麗工作人員有說可以對老師講一些話,我前面的女生害羞地搖搖頭,什麼都沒說,我原本有想過要講什麼,但當我也被這樣指示時,卻講了先前沒想過的話:「我是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的社員,我們社團平時也會看老師的書。之前在社團時,我們討論到簽書座談會的事,有講好要參加抽獎不能都參加同一個場次,以免互相競爭。後來我們有兩個社員到台中場,我和另一位到台南場,不過也有沒抽中的社員。」那時有點緊張,講完就這樣跟老師握握手,之後想想不應該這樣結尾的,伊坂這麼會擔心,聽到這段話不是更擔憂嗎?

簽完名的溫馨結尾,老師上台就一臉正經地問剛才是不是在說他活動前上好幾次廁所的事?之後提及311大地震時,居住於仙台的自宅雖然沒有受到多少損害,但當初台灣對於日本的國際救援讓他感念在心,並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前來台灣。而主編說這次活動的促成,經紀人佔了很大的關係,原本想說如果沒辦法的話,要請太太下手。伊坂的太太也很伶俐,聽聞邀請以後,隨即去買了一份台灣旅遊雜誌。之前有友人一直想知道伊坂和誰共同搭機來台灣,其實就是經紀人呀。

最後的開心大合照當然是依照約定由伊坂幸太郎本人珍藏啦。由於工作人員需要撤場,讀者也配合地以很快的速度離開。附帶一提,快問快答的強者Lynyu參與的是台南場的活動,然後我忘了參與Detective板上伊坂幸太郎最愛作品暨角色票選。最後,伊坂謝謝台灣的兩個神祕印章是經紀人依據書封的感覺去蓋的,剛好社員所得到的章都是同一款,幸好我在有現場偷瞄附近的人的章,是綠色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