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7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進擊的推理人.1

「推推同好會」社辦位於該建築物的最高處,穿越雲端,據聞有十二萬米高,更上頭還有座摩天輪,可謂傲視八方、睥睨天下。

當大家仰望高聳入雲的學生活動中心的同時,八成沒什麼人知道餐廳後方的好大會館幾年前才被改建,當時也曾是學長姊們的活躍之處吧。

那一天,為了補回期末被報告和考試浪潮消耗掉的精力,以及迎接即將來臨的夢幻暑假,許多熱血奔放的靈魂即使已經精疲力竭,卻仍齊聚一堂,討論著屬於他們的光明未來。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推推同好會,在平行世界中名為「推理同好會」,創立於1999518日,為台灣大專院校當中,第二所成立的推理相關社團。

 
「我們準備開期末社員大會囉!白薯披薩等下再吃。」拿著啞鈴,低沉溫婉的嗓音一項是Miss小青的特色。青銅色的大捲髮,搭配小麥色的健康肌膚,她沒有女孩所追求的性感鎖骨,反而極力追尋BMI值低於15的健美肌肉。「不過,好像還沒有全員到齊耶,哈哈……」語畢,她將一只相框放於桌面上,雙掌合十。

旁邊發出一陣痛苦呻吟,「小青……妳的啞鈴一直打到我的頭……」,皮膚白皙透亮的澎澎小弟,聲淚俱下地博取同情。

「不把氣出在你身上,我不知道如何洩恨了啦!明明到了約定好的時間,為什麼大家都沒來?混帳東西!」說完,小青又拿啞鈴朝澎澎的後腦杓猛地敲擊三下,最後不忘送他頸部一記肘擊。

大桌上杯盤狼藉,熱騰騰的白薯披薩瞬間消失精光,明明站著不比坐著高,但當大夥兒都坐在社辦的椅子上,卻仍堅持要站立的Bird打起了飽嗝。

「那.是.我.買.來.要.請.社.員.吃.的!」Miss小青於暴怒之中,再度狂敲澎澎的腦袋,畫面血腥,令人不忍卒睹。

「說什麼請社員吃,還不是我挪用公款的結果。」總務奇樹盜用公款卻這麼囂張?

推推同好會多年來流傳著一則詭異傳說,傳聞中只要當上社團總務一職,社課出席率便會與日驟減,而我們從奇樹整個學年的露臉次數推斷,這個傳聞十之八九無誤。

僅有三公克重的Bird捧著飽餐一頓的大肚,拍打翅膀移動到奇樹的肩膀上,那時奇樹專注地玩起手機遊戲,對Bird快速拍打翅膀的聲音置若罔聞。

「幹嘛拆穿我啊,真不貼心。」Miss小青非常困窘。

「假藉名義幫妳提高社長威望這種事,我可不做!」不可一世、難得出席、惜字如金的總務奇樹這麼回。

「吵死了!到底什麼時候要開始啊?」黃柏撂下精闢的一語,同時狠推郜老子一把,打瞌睡的晚停因被撞擊而猛然驚醒。

「唉呀呀,你們在這邊吵吵鬧鬧不覺得很浪費時間嗎?這種披薩要多少有多少,我剛已經撥手機預約『打了沒』,很快就會外送過來。總而言之,說好的期末社員大會快點開始。」拖長音講話,臉上寫著「老子我就是有錢」的郜老子適時平息一場風暴。

「多數社員都出席了,為什麼小青要打我?」嘴角沾血的澎澎滴咕著。

沒人察覺,社辦大門好似被風吹了一下,兀自動了又關。
 

「等下,有人沒來吧?」不知道是誰發出這個聲音,並抓起標籤寫著「愛河」的礦泉水起來喝。

「誰啊?」明明是社長,卻老是狀況外的Miss小青提問。

「晧晧大神啊!」幾乎七孔流血的澎澎說。

「他早就坐在社團鐵櫃上對著大家笑了好嗎?這裡空間這麼小,每次社員到齊都要以桌子為中心繞兩圈,搞什麼嘛。」郜老子冷哼。

大家回頭,晧晧大神果然一臉慈眉善目,以正宗雙盤的禪修姿勢,微微笑地望向大家,「我有來唷!各位。」有佛光普照的感覺呢。

他左側還有寧靜自得的晏暄聖王、留有俏皮光頭的稚暉上人,以及皮膚黝黑、正拿著竹掃把掃地的Sampo僧。

「啪!」超級景弘直接撞上社辦玻璃,他面部充血地在窗外努力掙扎,卻仍不敵地心引力的往下掉,現在就只剩下兩根半的手指頭支撐著他的體重。眾人瞬間湧到窗邊玻璃竊竊私語,雖有人提議要拉他一把,但卻一副「他死了也不要緊」的表情。

Bird發出吱喳聲,似乎是回應「有人沒來」,但也很像「管他去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芳學長快救我!拜託!救命!啊啊啊啊,我快死了啊,我死了,大家也不得好死啊……」唉,人之將死,其言依然不善。

「有纜車不搭,卻硬要用飛的,嘖,真拿他沒辦法」,大手一抓,超級景弘違反地心引力一路向上,最後摔落於社辦內地板。

「痛痛痛……痛……痛啊!」

無視於淒楚的哀號聲,Sampo僧把方才所掃的垃圾都聚集到超級景弘周圍。

「耶?景弘沒死啊?」奇樹從手機螢幕中抬起頭,難得發言。

「小芳學長到底是何時出現的啊?」郜老子伸手觸摸,只覺對方如一縷輕煙。

「我一直都在啊,我有隱形功能和巨大之力。」學長驀地現身。

「竟然仗著自己是作者,把性別轉成男的。」負責擔任偵探、洞悉真相的郜老子有點哀怨地說,而超能力他有錢也買不到,真是太不爽了。
 

Miss小青舉起沾血的啞鈴,「好啦,我們來開會,就從下學期社團行事曆開始,沒問題了吧?」

Bird從奇樹跳到飄散愛心樹葉的情侶樹上,並發表長篇大論。「吱吱喳喳、吱喳吱喳……」

「到底是誰選一隻鳥當學術啦,根本聽不懂!」喊叫聲透露出悲情和絕望,「社辦這麼小,根本跟鳥籠沒什麼兩樣」,黃柏抱頭痛哭。

Sampo僧正拿起掃把戳擊,試圖移動不知是否已淪為屍體的超級景弘。

「你們這樣踩著超人會有報應的」,地上被踩扁的人咬牙死命吶喊。

「原來還是活體。」郜老子趁勢踢他一腳,卻發現情侶樹在玩線上三國殺。

被吵鬧聲驚醒的晚停瞪向始作俑者Miss小青,順著她食指方向,躍過鉛筆盒,映入眼簾的影像是什麼呢?「請問,那個相框裡的人是……」她面露驚恐之色。

「廖桑的遺照,墜樓而死,唯一的目擊者是Bird。」郜老子熱血握拳,踐踏著佈滿垃圾的和紙屑的超級景弘,再度解答無知人類的愚蠢問題,「很遺憾的是,現有社員的學術性連一隻鳥都不如,否則小青社長也不會捨棄人類,而挑選Bird擔任學術了。」眾人心痛,紛紛憤怒地狂踏超級景弘。

「遺照在流鼻血……」晚停說完,即便瞬間面容朝下地撞上桌子,依然不敵睡意地沉沉睡去。


「死者出現,看來免不了要推理一番。」晧晧大神依舊笑臉,令人毛骨悚然。

「對,謎底不解開,我們就不開會喔。」剛剛明明宣佈要開會的Miss小青臨陣倒戈,讓整個社團陷入無政府狀態。

「副社長為什麼沒來?」澎澎盯著礦泉水,想抗議卻覺視線模糊。

超級景弘開口接話,雖是瀕死狀態,談吐卻意外清晰有條理。「要出入我們社辦,除了樓梯以外,就只有限定推推同好會社員搭乘的纜車。據說廖桑死去那日,只有Bird與他同行,而攝影機在他死亡前後三小時內皆沒有拍到任何人進出,何況那日纜車維修,完全不能啟動,重點是,大門是上鎖的狀態。」

果不其然,這年頭連進擊時尚的推理人也沒敢朝空大吼:「這就是專業的密室!」

「廖桑平時人那麼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晏暄聖王抽抽噎噎地啜泣著,遺照上的血,似乎更加鮮明。

血流滿頭的澎澎目光銳利,「雖然沒有丁丁,但我一個人也可以。」丁丁是誰,我們有安排這角色嗎?他咳嗽兩聲,藉此吸引眾人目光,「最有動機的應該是Bird。在社團內論年資和實力,在Bird之上的只有廖桑和小芳學長,但小芳學長是龐克族,對這種當幹部的小事不屑一顧,而上班族的身份也無法成為學校社團的幹部,那麼Bird為了坐上學術的寶座,也只好將廖桑給幹掉不是嗎?而且除了飛行技術兩光的超級景弘以外,就只有Bird會飛。不過,就算社團只剩下超級景弘這個社員,資質再怎麼駑鈍的社長也不會讓他當上學術。哪哈哈哈。」

Miss小青灼熱的視線射向澎澎。

稚暉上人手敲光頭說道:「好像不無道理啊。」

「唔,真正高竿的兇手怎麼會把矛頭指向自己?而且還是唯一的嫌疑犯?這絕對不合理。」黃柏皺眉。
自摸帥氣八字鬍,郜老子張狂地表現出「你們這些俗人什麼都不懂」的鄙夷態度,「Bird作為唯一的目擊者和嫌疑犯,依我本人判斷,首先,牠不過是一隻小小鳥爾爾,是哪來的力氣把體重40公斤的廖桑推下樓?再來,你們何時看過哪隻鳥飛上十二萬米的高空,金氏世界紀錄也不過十一萬米而已。就是那隻黑白兀鷲曾在高空與飛機相遇,被確認是飛行高度破表的無敵鳥類,何況Bird只是一隻蜂鳥。」拜託,如此冷僻的知識,竟然有人琅琅上口。

「喔,那廖桑到底為什麼會死?」奇樹難得發言。

郜老子補充說明:「其實還有一個很可疑的嫌疑犯,那就是小芳學長,畢竟在這裡擁有隱形能力的人就只有他,要躲避攝影機的追擊太容易,而他之前對現有社員所擁有的推理知識和閱讀量期待度很高。因此廖桑先前負責訓練社員,想必效果不彰,造成小芳學長過度失望,憤而把廖桑推下樓,再嫁禍到Bird身上。」

「嫁禍?動機呢?」小青臉色鐵青。

「聽說去年小芳學長沒參加到社團寒訓,當時主辦人是Bird。」什麼,這麼會記恨啊!都八百萬年前的事了。郜老子總結性地說著。

黃柏因為有研究過社史,對此事瞭若指掌,不過……

「喳喳……」Bird激動亂叫,聽來像在怒罵小芳學長是「渣渣」?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啊,我們認識的小芳學長怎麼是這種人?」黃柏搖搖頭,若有所思,「但反觀我們所知道的郜老子變態又熱愛血腥,嫉妒學長有超能力,搞不好是他想在社團掀起殺戮之風才這樣推論。」

「沒錯,我沒掃窗台周邊的地板,陳年的灰塵印有廖桑的鞋印,」Sampo僧指指地板,果然有幾只朝外行走的鞋印,明顯屬於同一人,「我有懼高症,不敢靠近窗戶。」

「廖桑難道是為了激勵我們大家而死的嗎?她用自殺來期勉我們邁向一流的學術性社團?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真是太不了解廖桑的一片苦心,他死得可真冤枉。」黃柏驚呼。

「廖桑才剛參加完畢業典禮,正準備攻讀研究所,她沒有自殺的理由啦。兇手一定是小芳學長。」郜老子死命掙扎,憤而踩碎超級景弘的左手手腕。

「抱歉,小芳學長即使隱形也不會穿牆啊,不信你拉到前面的頁數,上面有寫著『沒人察覺,社辦大門好似被風吹了一下,兀自動了又關』,這是學長移動的痕跡。」黃柏非常有自信地甜甜一笑。

全身被垃圾掩蓋、失去左手力量的超級景弘斷斷續續地說:「這是……廖桑的……遺志啊,你們……仔細看……看那張遺照,已經、已經不流血了……」

真的耶,黃柏的推理過程準確度一定很高,連死者都起立敬禮。

「身為超人,就算被全世界唾棄,也還是要堅強地活下去,你從剛到現在一直賴在地上是什麼意思?立刻給我起來!」小芳學長舉起他穿著皮褲的長腿朝超級景弘的腰間踹去,只聞嘎吱一聲,連一絲呻吟都沒有,沒人敢確認這一腿究竟是救人,還是殺人。難道他平常是這樣對待小學生的嗎?

地上那團雙腿一伸,接著一動也不動。

眾人啞口無言、目瞪口呆,Miss小青驚訝的啞鈴不斷敲擊澎澎腫脹的後腦,神佛三人組的頭髮共掉了兩根,連晧晧大神都忘卻誦經。

「好想睡啊啊啊啊。」鼻子已扁塌的晚停說了夢話。

「第二具屍體……出現了嗎?」澎澎摸索滿頭滿腦的溫熱鮮血,心想就算要斷氣,自己也要忍到當第三具。

沒人回應門外工讀生強烈的哭號及敲門聲,「打了沒外送白薯披薩套餐共三百份!外送,快開門啦!我爬樓梯爬很久才爬到這邊耶。你們到底為什麼不開門啦?」
 
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了,曾經一度支配他們的恐懼,還有被囚禁於鳥籠中的屈辱……
 
進擊的推理人.第一集。(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