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7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虛幻羊群的宴會》解說(未讀勿看)

全書共收錄五篇故事,分別為〈我的親人發生了意外〉、〈北館的罪人〉、〈山莊祕聞〉、〈玉野五十鈴的榮耀〉及〈虛幻羊群的晚餐〉。前四篇刊載於○○七年至二○○八年期間的《小說新潮》內,最末篇則隨同成書而亮相;其中,〈玉野五十鈴的榮譽〉更源自於《小說新潮》的Story Seller企劃是該社編輯廣邀知名作家以「販賣有趣的故事」為理念所催生的創作。

每則故事有所貫串,卻又獨立成篇,裡頭皆提及專司讀書的大學社團組織──巴比倫之會,內部會員全是一時之選,是具備知性、教養及優異品格的名門之後。每年夏天,群英薈萃的「巴比倫之會」成員至避暑勝地「蓼沼」租賃別墅,共同研讀小說及詩集,而這成為社團內部不可或缺的傳統活動。

然而伴隨時間進展,此組織開始由熱愛閱讀的原宗旨產生質變。那些品學兼優且回家經常扮演完人的人們,內心隱含著足以致命的極度妄想,卻苦無發洩之處,因此只能至祕密社團延展、分享她們無止盡的絢爛奇想。

將那些不著邊際的夢想之人附會於作品中,也就是各篇章裡曾出現的富家千金們的生活態貌呈現而出,我們瞧見名門望族的綺麗和扭曲,以及他們日常生活中發生的種種變故。

各篇共同的特色是由年輕女性擔任第一主角發聲,不過故事敘述者未必是名家淑女:被領養的女傭、不見天日的私生女、山莊管理者、慘遭退會的暴發戶子女等,這類年輕的故事主人翁全居住於富麗堂皇的大宅邸或顯達富貴的建築物內,而蟄伏於閉鎖世界的底層或高層的女子,或許被賦予必須保密的責任,或者受環境壓迫而淒慘困頓,侷限於封閉領域、人倫規矩而導致內心叛逆歪曲或反轉為持有特殊執念,造就虛浮的邪魅之感。

可以這麼說吧,多是人為造就,米澤穗信描繪青春歲月遭逢的不幸和際遇,將血腥和殘酷的片段巧妙地融於平淡靜默的語句中。自日常性挖掘不可思議現象和獵奇行為,並從中拉取不安的部分,讓年輕女孩的躁動和惡意浮現至最大值,令人欲一探究竟,直至最後產生逆轉性的結尾。

是不是和驚奇小說給人的感受類似呢?

通篇瀰漫懸疑詭譎的氣息,篇幅中人物心理層面因為「未知」而不斷轉折攀附,雖然感到不祥,卻不敵好奇心或遭受引誘而不停逼近真相,終焉覆沒於「已知」。

丹山家傭人、由紀子、越智先生拿到的封口費,以及頂級料理阿米斯丹羊蒸唇肉,所欲掩蓋的都是會被輿論大肆撻伐的醜聞。最末篇甚至擷取史丹利.艾林知名短篇〈本店招牌菜〉和傑利柯的著名畫作「梅杜薩之筏」作為影射對象,並納入佛教故事,簡述釋迦牟尼給予鬼子母神的石榴代替祂所鍾愛的食物,大膽傳遞「同類相殘」的酷烈精神,揭示夢幻食材阿米斯丹羊的真實材料並非高加索山區的稚嫩羔羊,而是貨真價實的「人肉」。

不特別講明,也不需要特地說明,但身為讀者卻和劇中人物心有靈犀,產生心照不宣的默契和驚異,此直接回應夏小姐違逆身份所言,「共同背負雇主的口腹之慾所造成的業障,原本就是身為廚娘的本分。但是自古以來,阿米斯丹羊從來都不是用舌頭、而是用腦袋去品嘗的」,而級廚娘出馬獵捕羔羊的行動,何以能動搖巴比倫之會的根本,並導致覆滅亦不言而喻。

在米澤穗信的小說當中,不難發現他經常將閱讀嗜好偷渡其中。丹山家暗櫃內珍藏的逸品無一不是大師之作,〈虛幻羊群的晚餐〉創意來自〈本店招牌菜〉,而〈北館的罪人〉則是作者對於泡坂妻夫〈椛山訪雪圖〉的致敬。

本書視為短篇連作也罷,當成獨立單篇閱讀亦無妨;作者持續建造出虛實交錯的青春故事,以較短篇幅繪製墮落、潰解的面向,使讀者有如被捲入驚詫的特異空間之中,細細咀嚼黑暗的鬱悶且為其啃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