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關於部落格
一個談談推理的小地方
  • 277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黑暗,帶我走》書後

在本書中,安琪頻繁地更換男伴之餘,和前夫菲爾貌似藕斷絲連,於此同時,派崔克與一名單親媽媽陷入熱戀,難以自拔。啃食完《戰前酒》應當會非常好奇男女主角的發展,但若是先閱讀系列後幾本,重讀回來亦相當有興味;無論是前者的直敘或後者的倒敘,都有「原來如此」之感,只是前者保有未知的期待感,後者則是連結前後關鍵的恍然大悟。

全書初始事件看似單純,偵查過程也因無特殊下文而告終:華倫心理醫生的諮商個案莫拉.肯錫失蹤,而她敘述事後無故遭受黑幫恐嚇,甚至收到在大學就讀的兒子被偷拍的照片,驚慌莫名之下,循線找上了主角們。主角藉由軍火販子巴巴的牽線,和愛爾蘭黑幫交涉未果,轉而追查華倫醫生的兒子傑生,但跟監查哨的結果,除了發覺傑生與三名女性同時交往的荒淫生活之餘,他另外和一名山羊鬍男子有所聯繫,沒有更特別的事項了。就在私家偵探收手撤退後,事件卻不斷往外擴張、延伸,彷彿鋪天蓋地一路席捲,而且直指派崔克所遭受的暴力童年和陰影,劇情同時連結菲爾、派崔克和安琪三人之間的情感糾葛。

防禦力和攻擊力都極強的女主角安琪,她的血統和令黑幫聞風喪膽的帕翠索家族有關,本人雖然不刻意提及,也不常以此作為威嚇手段,倒因此受到些許庇護,至少其他的黑幫份子知其來歷也會收斂幾分。派崔克的好友巴巴說穿了也是行為踰越道德的兇殘之輩,不過因其與主角們站於同一陣線,又經常拔刀相助,反而令人心安。

殘忍又現實之處是,「正義」和「非法正義」的區分點在於裁決者是否有權限以暴制暴,以司法單位而言,合法執行正義是期望行使暴力者獲得代價,諸如自由權或公民權被剝奪,但個人或團體給予不法行為的警惕,便有擾亂社會秩序之嫌。書中的幾位角色,有的極力逃離過往的暴力陰影,有的順應且轉而動手執行,有人以看他人受苦為樂。暴力確實無所不在,即便是流淌於平凡的日常生活當中,名為愛或感情的物質,也可能以暴力的形式展現;一些歪曲的想法或小舉動,對於一個孩子的影響甚至遠遠超乎於預期。

我們很容易區分道德的界線,也明白法治社會的規範,只是面臨無形或有形的暴力,辨別是非對錯的同時,有時因為無能為力或難以伸出援手而選擇視而不見。派崔克的童年陰影閃現於書頁中,全書的幾樁案件以極其殘酷、血腥、不人道的方式顯示,幸虧在每個人遍體鱗傷的黑暗裡,依稀能望見那從縫隙內撒下的點點希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